GE FEI

Ge Fei is the pen-name for Liu Yong (刘勇)

Chinese novelist who is considered one of the preeminent experimental writers during the late 1980s and early 1990s. He won the Mao Dun Literature Prize in 2015, and is a professor of literature at Tsinghua University.

Ge Fei was born in Dantu, Jiangsu, in 1964. He graduated from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in 1985. He received his PhD in 2000.[2] He was invited to participate in the International Writing Program at the University of Iowa, United States, in 2009.

Works

His most prominent work is the novel Peach Blossom Beauty (人面桃花, Renmian Taohua, 2004), which explores the concept of utopia, and is laden with classical allusions.[citation needed] It is the first book of his Jiangnan Trilogy, of which the second book, My Dream of the Mountain and River (山河入梦 Shanhe Rumeng), was published in 2007. The third is Spring Ends in Jiangnan (春尽江南), published in 2011

.


ZBLOUDILÁ LOĎ A JINÉ POVÍDKY《迷舟》2017

Autor: Ke Fej

Překlad: Filip Lexa

Nakladatel: Verzone

Rok vydání: 2017

ISBN: 978-80-87971-14-7

Formát: 264 stran, brožovaná

  Related Works in Original Language  

  Ge Fei: Aimlessly in Prague 

by: Kui Han

格非:布拉格无目的

作者:韩葵

今年夏天,全球都在讨论天气炎热的话题。

作家格非在布拉格居住的二十天里,有阴有晴,有炎热也有凉爽。

第一次来布拉格,向往已久。都说布拉格好,但是,世界上哪儿都好,为什么布拉格呢?布拉格确实有它独特的魅力。非常精致,很小,集中。整个布拉格的色调有点发灰发暗,尤其好。城市有点旧,感觉非常安静。建筑也很精美,总体来说,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格非2014年曾在北京受邀参加赫拉巴尔诞辰百年的纪念活动,2018年才初次来到捷克。

布拉格跟我想象中的好是一致的。我们刚走没几天,在晚上喝咖啡、喝茶的时候,就有点想布拉格了。

在金虎啤酒馆豪饮,在作家咖啡馆小酌,格非说,"无目的最好,布拉格无目的"。他也说,哎呀,这里转来转去,不小心全是卡夫卡和赫拉巴尔。

虽然布拉格的旅游业愈加火爆,但居住在这里,和游客们打时间差,还是能够体会到几分安静几分本色。

捷克在哈维尔执政之后社会变化的很多问题,是值得中国人思考的,我可能也会顺着这个问题来思考。这就涉及到现代性的问题,中国的问题,中国、欧洲和世界关系的问题,中国跟一个巨大的传统的关系问题。跟捷克遇到的问题有相似之处。而直观的印象,必不可少。光读哈维尔的书和演讲稿还不行。

卡夫卡出生的那栋楼正在维修,头像被遮罩起来,依稀看到工地里原来打着卡夫卡旗号咖啡馆橱窗上的大头像。黄金巷22号依然是人们最广为流传的故居,对此我们先是感到无厘头和商业化,卡夫卡博物馆也建在西岸,卡夫卡,真的被捷克人承认了么?

我们这代人的文学资源,绝大部分来自西欧、俄罗斯、拉丁美洲,正好八五年出来就是拉美,中欧这边不是特别多,捷克还相对多一些。昆德拉总是讲塞万提斯的遗产讲西班牙讲捷克,讲欧洲以外另外的欧洲,引发了大家对捷克的关注,另外还有布拉格之春,整个历史事件,中国国内对捷克的了解,比对波兰比其他多一些。另外,涉及到卡夫卡的出生地。卡夫卡的地位是非常独特的。

我发现,我们似乎比捷克人更热衷于把卡夫卡算作捷克作家。

他读德语报纸、看德语歌剧、用德语写作,在战前和一战期间,也显露出奥地利爱国主义,他对兵役的态度,他购买战争债券,而战后的卡夫卡,同样展现了对新国家捷克斯洛伐克的忠诚。

他一生的时间,除了短暂外出旅行以外,全在布拉格度过,在布拉格的时间,全在东岸老城区以及附近活动。黄金巷22号是妹妹的家,卡夫卡在1916年11月到1917年3月住在那里,

城堡是旅游景点--旅游景点标注了名人印记--来显然旅游景点的人多--多人看到名人印记--旅游景点的名人印记成为人们印象中最主要的名人故地。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按照这一因果关系过程,我们看到,当某种目的超越了生活本色的时候,真相无影无踪。

比如所谓的卡夫卡毫不关心政治,因为卡夫卡1914年8月2日的日记太有名了"德国向俄国宣战。下午去游泳。"这句话太明确地显示了宏大战事和私人生活无关的卡夫卡,但卡夫卡不仅仅只有这一句话。

当人们仅仅关注到某个局部,然后局部放大并且概念化,同时忽略其他,全貌下的真相或者个体的真相就消失了。不管对人,对事,还是对一座城市。

人生中太多的事,做着做着,就忘记了初衷。

和格非在办公室座谈,这位作家、学者、教授的大脑中好像装了一部高速运转的电脑,网上对中国先锋派五位代表人物有个神似的比喻,格非便是其中的"中神通"。

我们特别聊起居住地"无作业"的设计,希望作家们在布拉格的生活自然自由自在,有充足的空间。

格非说,暂时不会写有关布拉格的文章,但自己的思考一直是连贯的,从中国到捷克,从北京到布拉格,

我就在居住地那个桌子跟前,工作看书,好几天。我忽然感到在这儿写作那个感觉好的不得了。

我会做一些研究,有些打算,这个计划是在这个房间里定下来的。在这个地方,最大的收获是想了不少问题,这个和捷克没有关系,我一直在思考,但这个过程中,也可能会涉及到捷克。